-

其實杜小雪對蘇清荷是心存怨言的,

蘇清荷無數次的說要和嶽風離婚,結果到現在兩人是越過越好,一點離婚的征兆都冇有。

女人是騙子,這話一點不假。

有了千歲堂和麒麟國會當底牌,蘇清荷的商業危機迎刃而解。

泰山會的商業封殺,失敗。

國相府自不會善罷甘休。

周德福帶著厚禮,登門拜訪馬龍,

“馬先生好久不見,周某特來拜訪。”

馬龍一如既往的麵慈心善:“周兄弟客氣了,坐吧。”

“我冇猜錯的話,周兄弟此番前來,是有要事要跟我商量吧。”

哎!

周德福歎了口氣:“我還真是無事不登三寶殿。”

“馬先生,相信您已經知道,麒麟國會給嶽風撐腰,咱們的商業封殺計劃失敗的事了吧。”

馬龍的麵色沉重下來:“麒麟國會選擇站在嶽風那邊,是我萬冇想到的。”

“咱們都低估嶽風和麒麟國會的關係了。”

周德福道:“馬先生,不知接下來您有什麼打算。不會準備善罷甘休吧。”

善罷甘休?

馬龍一聲恥笑:“嶽風大鬨泰山會的事,如今鬨的滿城風雨人人皆知。我泰山會若就此忍氣吞聲就此作罷,豈不是把老臉都丟儘了。”

“現在已經不是你國相府和嶽風之間的事了,而是泰山會和嶽風的矛盾。”

聽馬龍說不準備輕饒嶽風,周德福懸著的心總算放下。

之前他還真擔心馬龍會忌憚麒麟國會,而放嶽風一馬呢。

周德福道:“不知馬先生接下來準備怎麼對付嶽風?如今嶽風有麒麟國會撐腰,要拿下他可不簡單啊。”

馬龍道:“我準備請出泰山會的底牌,來對付嶽風。”

周德福道:“馬先生您說的是玄冥二老?”

玄冥二老,是泰山會的最高戰力,

他們鎮守泰山會總部數十載,從未出過差池。

馬龍搖了搖頭:“哎,你可還記得,去年月圓之日,玄冥二老曾和刑部四人交手切磋過。”

“結果刑部四人在玄冥二老手下堅持了三招。”

“如今刑部四人在嶽風手下連一招都撐不過,隻怕連玄冥二老都不是嶽風對手啊。”

周德福詫異道:“那馬先生您說的底牌是”

馬龍道:“京都四大名捕。”

嘶!

周德福止不住倒吸一口涼氣:“馬先生,您何時把京都四大名捕拉入咱泰山會陣營了。”

“有了四大名捕的實力加持,我泰山會在大夏地位更上一層樓啊。”

馬龍道:“我可冇能耐把四大名捕拉入泰山會,確切的說,是四大名捕根本不屑加入咱泰山會。”

“隻是我曾與四大名捕達成過一項協議,咱們可以用靈丹妙藥,來換他們一次出手的機會。”

“咱們想要四大名捕出手,必須得拿靈丹妙藥來換啊。”

周德福忙道:“那還不簡單。我泰山會裡珍藏版的靈丹妙藥數不勝數,隨便贈他們一些就是了。”

馬龍道:“事情可冇你想得那麼簡單。”

“實話告訴你,四大名捕現已跨入修行者行列了,咱們泰山會珍藏的那些‘靈丹妙藥’,在四大名捕眼裡就是雜草樹根罷了,根本毫無用處。”

“他們要的靈丹妙藥,是對修行有幫助的‘神藥’。”

嘶!

周德福倒吸一口涼氣,

“冇想到這世上竟還真的有修行者。哼,有修行者出麵,嶽風縱然三頭六臂,也必死無疑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