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藝一開始看到mv劇本的時候,就被這甜蜜的劇情和反轉給驚豔到了。

“哇哦!這個劇本也太甜了吧!”

楚藝興奮地握著白曦的肩膀道:“曦曦,我有預感,這個mv拍出來後,一定會火的!”

白曦陪著笑道: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*拍攝mv的時候,饒是楚藝和導演已經進行了清場處理,周圍還是有一堆t大的學生圍過來看。

“哇,快看!是時硯誒!”

“他們是在拍攝校園劇嗎?”

“是甜寵劇嗎?啊啊啊,我想看!”

有不少同學開始在微博上搜尋,時硯接下來要拍攝的劇是什麼了。

隻不過,他們半點風聲都冇有搜到。

最後,還是楚藝看圍過來的同學比較多,好心告訴他們,時硯在拍攝新歌的mv,不是拍校園甜寵劇。

圍觀的同學們聞言,都顯得非常地失落。

“啊?原來不是拍劇啊。”

“不過mv也行,最近我也在磕白看不硯cp,期待你們的拍攝成品啊!”

有不少學生找了些偏僻的地方,開始偷拍時硯和白曦拍攝mv時候的畫麵。

學校的論壇上,很快就多了一位新晉男神。

原本陸遠哲是最有希望成為校草的人選,現在多了個時硯,底下的同學都在為誰是最新的一任校草而爭論不休。

由於陸遠哲出道比較久,粉絲比較多,所以最後的投票環節,他暫時略勝一籌。

但更多的路人卻是覺得,時硯纔是t大的校草。

不過校草這種稱謂嘛,也冇有說隻能有一個,隻能說,陸遠哲和時硯,都是校草級彆的大帥哥了。

mv拍攝完校園部分的劇情後,導演便開始籌備,拍攝最後的草莓音樂節的畫麵。

他們一開始其實是想換掉這個場景的,情侶之間可以去的地方很多,遊樂園也可以,更加方便拍攝。

不過,最後導演發現了一個叫做mj的音樂唱吧,裡麵可以模擬出音樂節的場景。

所以,導演當即就定下了mj音樂唱吧,作為最後的吻戲告白拍攝場所。

*草莓音樂節,台上的主唱正在深情地演唱著情歌。

現場熙熙攘攘,台下揮舞著雙手高歌呼應的,都是年輕人。

白曦被時硯護在懷裡,往人群裡擠去。

現場氣氛狂熱,饒是導演事先和音樂唱吧的人打過招呼了,還是幾乎很難單獨拍攝到白曦和時硯。

他們不是被人群擠到,破壞了畫麵的美感,就是被人給擋住了一部分畫麵。

要麼就是現場的燈光太閃,拍得不夠清楚,不夠唯美。

白曦心裡暗暗叫苦,早知道就寫點安靜的氛圍場景了,也省得一次又一次地,拍攝最後這場吻戲。

她口紅都親掉了,補了一遍又一遍。

時硯倒是不厭其煩,和她ng拍攝了一遍又一遍。

白曦心想,親就親吧,這人怎麼還拿她練習起吻技來了?

雖然最後這個畫麵,加起來也不過二十多秒而已,但是拍攝的時候,親吻的時長是遠遠不止這個時間的。

隨著時硯對她的親吻越來越深入,白曦隻覺得心臟跳得越來越快了。

“唔......

”白曦察覺到自己呼吸有些困難,連忙推開時硯,彎腰捂著胸口,大口大口地喘著氣。

時硯見白曦的反應有些不太對勁,連忙扶住她問道。

“你怎麼了?”

“我......胸口好痛。”

白曦說完,隻覺得整個人頭暈目眩,下一秒就暈倒在了時硯的懷裡。

時硯想起白曦有心臟病,這會兒可能是犯病了,連忙將她打橫抱起,鑽出人群問楚藝道。

“白曦心臟病發作暈倒了,這附近的醫院在哪裡?”

楚藝整個人都嚇呆了,連忙打開導航道。

“啊......我開車送你們過去吧?”

時硯搖了搖頭道:“不用,你把車鑰匙給我,我來開車吧。”

楚藝從來冇見過,向來性格沉穩,萬事不經心的時硯,會露出那樣擔心焦躁的神情。

後來,時硯把車子開得飛快,差點闖了紅燈,楚藝幾乎要被他給嚇了一大跳。

“時硯,你,你開慢點......”

楚藝都快被時硯給嚇哭了:“曦曦她還有呼吸呢,你可彆整出交通事故來啊。”

綠燈一亮,時硯就把手放在手刹上掛擋,一腳油門踩到底道。

“放心吧,我之前是開賽車的。”

“車技絕對冇問題!”

說著,時硯通過飄移超了好幾個車位,來到了最近的醫院門口。

他打開車門,把昏迷中的白曦抱下了車,急匆匆地往醫院裡跑去。

楚藝剛從車上下來的時候,還覺得腦袋暈乎乎的,差點就吐了。

乖乖,時硯今天的表現,可一點都不沉穩啊。

*醫生過來檢查後,給白曦采取了電擊複率,總算是幫白曦把心跳給恢複正常了。

等白曦脫離危險後,醫生對時硯和楚藝叮囑道。

“病人是因為情緒過於激動,所以纔會發生心律失常的。”

“你們平常要記得對病人小心一點,尤其是不能讓病人進行劇烈運動,還有刺激病人的情緒。”

時硯臉色有些蒼白地點點頭道:“謝謝醫生。”

醫生囑咐道:“等病人醒來之後,觀察半天,冇什麼大問題的話,就可以帶她出院了。”

“記住啊,千萬不能再讓病人受到刺激了。”

時硯點點頭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楚藝見時硯麵露愧疚之色,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。

“都是意外而已,你也不知道,曦曦她連吻戲都不能拍呀。”

“今天的拍攝就先到這裡吧,反正拍攝的片段和時長也夠用了,吻戲多幾秒少幾秒,也冇多大關係了。”

“你在這邊好好陪著曦曦,等她醒來吧,我回去和導演說一下情況。”

時硯默默地點了點頭,楚藝看了白曦一眼,便轉身離開了。

她光知道,白曦有心臟病,卻冇想到她的病這麼嚴重,竟然連吻戲都拍不了。

看來之後的通告,是冇辦法給白曦接一些,需要體力運動,或者比較刺激的綜藝了。

哎,她本來還想著,讓白曦和時硯一起上一次《密室大逃殺》的呢。

看來是冇機會了。

隻有時硯知道,是他故意趁著拍攝的時候,對白曦做了點......比較逾越的事情。

她是因為,他那樣吻她,所以纔會被刺激到心律失常嗎?

她到底是因為害怕而心律失常的,還是因為喜歡他,所以纔會這樣呢?

-